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刘备的日常 > 1.258 激励三军
听书 - 刘备的日常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1.258 激励三军

刘备的日常 | 作者:熏香如风| 2020-10-24 06:1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临乡门下署,鸾栖馆。

庞硕、庞德,兄弟二人,携贴入馆。馆中官婢,迎入精舍。推门视之,演武场群英皆在。

“哈!”居中正是蓟王义弟,辅北将军之张飞,张翼德。

“见过张将军。”庞硕、庞德,双双行礼。

“何以晚来。”张飞笑道:“速入席一叙。”

“喏。”庞硕、庞德,遂入舍与众人相见。

幕府五将:关羽、张飞、徐晃、周泰、典韦,并麾下偏将军:蒋钦、成律归、韩猛、崔霸、素利,俱在。演武决胜十人:赵云、陈到,许定、许褚,庞硕、庞德,张辽、华雄,张郃、马超,亦无缺席。

尤其关羽、张飞,乃蓟王义弟。位高权重,天下知名。领幕府五将,齐来与会。足见持重。门下署虽尽心操持此宴,不敢丝毫怠慢。然论此宴,群英汇聚,将星云集。普天之下,唯我蓟王,能够体会。

单看与会名单,蓟王便会笑醒。

试问天下豪杰,还剩几人?

群雄落座,空置主位。钟鸣鼎食,翩翩舞姬。众人几杯对饮,以茶代酒亦无妨。

落杯后,张飞言道:“奉大哥之命,为诸位庆功。决赛之日。当有演武新器入场。”

“哦?”许定问道:“敢问张将军,决赛何日开战。”

“三日之后。”张飞答曰:“再迟,恐误正月旦会。”

“我等,何时习练。”庞硕又问。

“明日,当有演武新器,送入诸位行营。”张飞素来消息灵通。且隔三差五,便入宫与大哥刘备相见。诸多内幕消息,皆从他处,“走漏风声”。本就是既定之策。不日亦会于朝会时,经由中书令公之于众。故张飞先知,亦无伤大雅。

且张飞常择午后入宫,日暮出宫。正是蓟王,多有闲暇之时。进出宫闱,先去拜见三王天后,亦不失礼数。

“三日习练,当可一战。”张郃言道。

“牙门将,当与四绥将军,同秩。领真二千石俸。”张飞笑道:“俺大哥言:诸位且放手一搏。”

“敢不从命。”众人异口同声。

“满饮此杯。”关羽举杯相邀。

“:‘主扬威武,激励三军。’”落杯后,张飞嘿声一笑:“左右牙门,共计八将。必有二人不得其位。此乃‘二桃三士’,以为激励之计也。”

“闻王上,欲伐身毒。不知,可有其事。”赵云问道。

“待河海解冻,雪花路开。大哥当领军出征。”张飞挠头道:“幕府五军尽出,亦或是独领中军,尚未可知也。”

“云,窃以为。既设牙门八将。主公当领中垒亲征。幕府大军,当驻国中。以为震慑。”赵云远见卓识,上将之姿。

:“东风解冻,蛰虫始振,鱼上冰,獭祭鱼,鸿雁来。”疏曰:“鱼当盛寒之时,伏於水下,逐其温暖,至正月阳气既上,鱼游於水上,近於冰,故云鱼上冰也。”

最迟孟春之末,仲春之初。蓟王当率军出征。正因时间紧迫,故才于年末,大雪纷飞时,演武决胜。

“某,亦如此想。”关羽轻轻颔首。

张飞叹道:“大哥因何,弃我等不用。”

“主公自兼督五州,如河西四郡,屡见骚动。河北初定,人心未附。”辅西将军徐晃,斟酌答曰:“陈兵不动,除震慑河北,亦当为关东、巴蜀、江左,‘三侯之争’。”天下三分,叔侄纷争。各自称帝,互不认同。故天下,皆不尊三人为帝。只称“侯”。合肥侯、史侯、董侯。

辅东将军周泰亦道:“闻身毒列国,彼此征伐,互不一统,多为世仇。又有贵霜联军,从旁相助。主公此去,当可速胜。”

“毕竟路远。”张飞言道:“短则一年半载,多则三五载。恐难班师。”

与会众人,皆是国之上将。故心中皆知,张飞所言非虚。

“天下三分,山河割裂。我主谨守臣节,不与相争。”中垒将军典韦,瓮声言道:“此番南下,攻略身毒。亦是权宜之计。”

“士佩所言极是。”周泰笑道:“主公留我等,必有用武之处。”

“幼平所言,与我相同。”关羽言道:“身毒,不过远服徼外之地。关东、实乃大汉心腹。不可有失。闻曹太保,裹挟董骠骑,欲夺王太师兵权。更有吕布屯兵小沛,袁术窃据淮南。关东之乱,不可避也。”

“若大哥远征徼外,不得回军。”张飞目视众人:“我等,何为?”

与会众人,皆目视关羽。

盖世英雄关云长,卧蚕眉轻轻一挑:“大哥出征在外,且听长嫂何言。”

“嗯!”张飞心领神会。

赵云举杯言道:“牙门八将,云,必得其一。不为高俸,只为护主公周全。”赵云与蓟王,自幼相识。一诺千金,百死不悔。长坂坡一战成名,忠义双全。恨不曾结拜。

“且满饮此杯。”张飞举杯。

众人一饮而尽。

一墙之隔,另有精舍。

蓟国六谋主,并南閤祭酒许子远,赫然在列。

闻隔壁欢声笑语,丝竹之声。

“如何?”贾诩笑问。

许子远言道:“‘猛将如云,谋臣如雨’,皆在一墙之间也。”

众人抚掌而笑。

“此番南下,何人为我主谋。”李儒目视许攸:“子远,知否?”

“料想,必不在你我之中。”许攸答曰。

“莫非,另有其人。”田丰问道。

“正是。”许攸答曰:“必是东孝西直。”

“你我诸事缠身,此去徼外,非一日之功。主公当有所虑。”贾诩亦如此想。

“东孝西直,二择其一。”许攸又道:“沮军正、田司空、戏祭酒,当有一人随行。”

贾诩言道:“子远,深知我主也。”

许攸答曰:“主公天生,行事磊落。故我能知。”言下之意,蓟王行事,光明正大。从不取阴谋诡计。心有所想,身有所动。言必行,行必果。无有不可示人。

“乱世之中,得侍明主,亦是我辈之幸也。”李儒有感而发。

许攸感同身受。能人尽其才,物极其用。普天之下,莫非蓟王。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