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民宿老板的幸福生活 > 第二百六十四章 成就一番赘婿伟业
听书 - 民宿老板的幸福生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二百六十四章 成就一番赘婿伟业

民宿老板的幸福生活 | 作者:肉满楼| 2020-10-24 06:15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好不容易把沙发清理干净,翁大能扶着腰站起来:“他家为什么不把霍小姐推到公众面前呢,知书达理又漂亮的律师小姐姐,这种正能量富二代,比撕逼骂人的花心大少更拿得出手吧。”

“老翁你没想明白这其中的玄机。”陈自力故弄玄虚道:“来,把手放在胸口,摸着良心说,你想不想当富二代?”

“废话,直接赢在娘胎里,傻子才不想。”

“好,第二个问题,老翁你对念名校的学霸型富二代,观感如何?”

翁大能坐回吧台,把手机放到支架上准备直播,嘟囔道:“何赌王的儿子不都自爆家丑了嘛,说他那些同父异母的哥哥姐姐,全是交了大把赞助费进的名校。

其实我念书时成绩也不差的,但是家里条件不好,为了拿补贴只能去念中专。要是我有那些顶尖教育资源,还不用操心学费,现在说不定在航天中心里研究火箭呢,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我上我也行。”

陈自力打了一个响指:“对头!超级富二代的属性已经足够拉仇恨了,要是再配上内在外在都无可挑剔的精英人设,那种严谨无趣的富人形象,是最不讨大众喜欢的。

霍听涛完全不一样啊,怼天怼地对空气,骂自家酒店是垃圾服务,吃鸡失败了还急头白脸地飚脏话。

夜店烧烤店甚至煎饼果子摊,哪哪儿都能和带着网红妹子的小霍总偶遇,而且妹子还常换常新。

这种玩世不恭又接地气的混不吝形象,正是吃瓜群众最喜闻乐见的啊,他微博上那四千万粉丝的活跃度,什么明星大腕小鲜肉都得靠边儿站。

其实霍听涛大部分时间都在认真搞事业,而且他确实是学霸,不是交赞助费入学的水货,但他很少在微博上展示这些,甚至是有意淡化。

所以我说霍听涛是在刻意把自己打造成争议型网红,因为他清楚这能给宝科带来巨大宣传效果,关键时刻还能引导甚至扭转舆论,甚至起到平安符的作用。就像他舅妈这事儿,一个百万抽奖就轻松覆盖了。”

听了陈自力有理有据的分析,翁大能点头附和:“有点儿道理。可是未来大舅子这么精明,于旦以后会不会像电视剧里演得那样,被卷入勾心斗角之中处处受气?”

“旦旦莫慌,有我这个大军师为你的豪门之路保驾护航,定可成就一番赘婿伟业。”陈自力放出豪言壮语,却发现“豪门赘婿”压根没在客厅。

厨房里传出阵阵响动,他走过去查看,原来是于旦在用小锅热牛奶。

于旦拿着勺子小幅度搅拌,像熬中药一样,神情甚是认真。

陈自力好奇道:“这大夏天的,喝热饮?”

“给小霍准备的,突然换床容易失眠,温牛奶可以助眠。”于旦把牛奶离火,倒进瓷杯里。

………

也许是牛奶起了作用,住在民宿的第一夜,霍海怡睡得很安稳。

七点钟,她被手机闹铃唤醒,迷糊着坐起身,拿起床头柜上的隐形眼镜盒。

昨晚临睡前她和方小圆聊了会儿微信,对方特意叮嘱,要她以伪素颜的状态狠狠惊艳于旦一把。

方小圆再三强调伪素颜的精髓,眉毛腮红粉底,什么都要画,但要看起来像什么都没画一般自然。

“头发不必梳理,乱点儿不碍事,然后打着可爱的小哈欠亮相。刚起床依然是香香美美的小仙女,这绝对是斩男大杀器。当年我就是这么骗哈维的,婚后他才看见我挂着眼屎的真实素颜,整个人都吓傻了。”

回想起方老师的谆谆教导,霍海怡笑得眼睛弯弯。隐形眼镜盒里有一面小镜子,她把脸凑近,认真查看镜子里的自己。

没有眼屎,气色也不错。

霍海怡打开门,轻手轻脚地走出屋子。

“醒啦?”于旦身着运动服,正在客厅角落里举哑铃。

他用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走到霍海怡身边,在泛着恋爱酸臭味的空气中开口:“喝杯凉开水,我带你去小区里跑两圈。”

霍海怡哑然失笑,好在没搞什么伪素颜,不然跑得一脸粉底汗液混合物,那也太尴尬了,

八点钟,翁大能学着张姨平时的样子,站在院子外目送于旦开车出门。

猫在后座的陈自力美滋滋地呲着板牙:“邱淑贞说傍晚来接狗,咱们晚上在院子里吃烤肉吧。”

“你是不是忘了你还有个制片人的名头。”于旦笑道。

“片场早就走上正轨了,有咱俩没咱俩一个样儿。关键是小霍入住民宿,你也没说给搞个欢迎party什么的,正好今天补上。”

于旦看向霍海怡,用目光征询她的意见。

“好呀,正好师父今天出差,所里应该不会加班。”霍海怡落落大方地答应下来,提出由她来准备食材,“我可以在斗牛犬餐厅定一些肉类和海鲜,让哈维提前腌制好,晚上我们直接烤来吃。”

………

于旦和陈自力九点半到达公司,比约定的面试时间还早半小时。

候选人戚强到的比他俩还早。

“你为什么从之前的公司离职?”陈自力收敛起平时的嬉皮笑脸,挺严肃地提问。

在旁负责记录的柳美丽停下手中的笔,抬头看向戚强。

虽然她已经从表姐的同学那里打听到了一个有图有真相的版本,但也很想听听“暴躁老哥”本人的说法。

“我之前是做财务经理,偏管理会记方向,负责线下实体业务的核算、内控和税务。

之前公司新增了线上业务,要求我承担其中一部分工作量。”戚强面无表情地平静叙述。

“关于线上业务,我缺乏经验,个人能力也有限,没能做出高效率的工作流程规划,导致我的组内下属每天都要加班。

后续我和直属上司产生了一些摩擦,我没控制好情绪,把摩擦升级,与他在办公室发生了争执。

原公司要求我向财务总监道歉,但是我个人认为,我和直属上司在工作理念上存在巨大分歧,不是道歉就能解决的,所以提出了辞职。”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