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寒门祸害 > 第1784章 小聚
听书 - 寒门祸害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784章 小聚

寒门祸害 | 作者:余人| 2020-10-27 08:5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寒门祸害正文卷第1784章小聚北京城并没有受到天气变化的影响,不论是手握重权的官员,还是普普通通的百姓,彼此都是按部就班地生活着。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西苑所发生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外界。

在看到林晧然再度化险为夷的时候,各方势力不仅重新审视林晧然的智慧和能耐,而且更加重视林晧然这么一号人物。

在以前,大家总是习惯于以“吴派”进行划分吴山这一个团体,只是现在已经悄然地变成了“吴林派”。

虽然吴山是当朝位高权重的次辅,亦是最接近首辅宝座的那个人,但户部尚书林晧然的地位同样是越发突显。

不管是其政治主张,还是他个人的政治才能,加上皇上对林晧然理财能力的越发赏识,都让林晧然在朝堂拥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最为重要的是,现在朝堂最大的政治分歧是以徐阶为代表的保守派和以林晧然为代表的改革派间的矛盾,而林晧然则是改革派最为鲜明的人物,更是一直推动着“刁民册”和“征粮改银”两个政治主张。

当然,林晧然的地位虽然越发突显,但并不是林晧然要“架空”吴山,更多还是吴山在背后默默地支持着林晧然施展政治抱负。

林晧然在此次的浩劫中平安度过,既是昭示着狙击林晧然的计划落空,亦是预示着林晧然在朝堂上的地位越发的稳当。

一个年轻的户部尚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位户部尚书拥有出色的政治才能,且越来越多的官员投于他的麾下。

哪怕是以杨博为首的晋党,已然都不得不调整战略,甚至是要做出一些让步。

昔日杨博以军事才能恃宠为骄,将兵部打造成自家的堡垒。只是林晧然的地位越发的突显,其所提出的“南将北调”和“南督北调”,无疑是更具份量。

面对着这个情况的悄然变化,杨博心里硬气地呐喊着:“现在的首辅还是徐阁老,而不是他岳父吴曰静,更不是他林若愚!”

事实亦是如此,当下的朝堂本质还是徐阶当政,是徐阶取代着昔日权相严嵩的位置,在内阁更是占据着四占其三。

杨博只要牢牢地抱着徐阶的大腿,倒是能够抵消一些林晧然的压力,但兵部定然不可能再跟以前那般姓杨。

傍晚时分,西边的晚霞被一团乌云所笼罩,陷于阴暗中的北京城内显得阴风阵阵,一场暴雨似乎随时降临。

小时雍坊,徐府。

徐阶的同年、同乡和门生等纷纷造访,令到这座宅子颇为热闹,正是张罗着一桌丰盛的酒席。

跟着前任严嵩一般,徐阶绝大多数时间都选择留宿于西苑,但亦会在一些固定的日子出来跟徐党的核心成员相聚。

今晚上门造访的是吏部尚书胡松、刑部左侍郎钱邦彦、大理寺卿张守直和国子监司业张居正,众人是围桌而坐。

虽然林晧然安然无恙地度过此次的难关,但他们这边亦是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损失,且徐阶在首辅的位置是越发的稳固。

近来的朝堂并没有什么大事,此次坐在这张酒席中,主要还是增进一下感情。

胡松的胡须皆白,牙齿都掉了好几颗,但整个人显得是精神抖擞。

他现在执掌吏部的权柄,算是徐阶的一大助力,却是暗暗地培植朋党或排除异已,同时对吴山的门生实施重点打压。

刑部左侍郎钱邦彦和大理寺卿张守直虽然官居三品,但手上的权柄不大,此时坐在这张酒席前显得有些拘谨。

徐阶的酒量一般,但亦是不会多喝,在询问三人的状态后,却是对着张居正关切地询问道:“太岳,你在裕王府近来可好?”

胡松等人听到这个话,则是纷纷扭头望向张居正,张守直的眼睛闪过一抹忌妒。

随着景王去世,下一任皇帝已经是没有丝毫悬念的裕王。

因当年请求立太子而被处死的礼部官员郭希颜的前车之鉴,虽然一个天大的“拥立之功”在眼前,但谁都不敢冒这个风险。

只是各方势力都是默默地向裕王靠拢,裕王的亲疏则是代表着朝堂未来的权力分配,张居正作为未来的帝师自然是水涨船高。

“学生在裕王府一切都好,只是裕王府的用度颇为紧张,偏偏朝廷去年还削减了裕王的禄米!”张居正面对着徐阶的询问,则是恭恭敬敬地拱手回应道。

“因林若愚昔日的宗藩条例实施,裕王的禄米不免有所削减,而裕王又没有封地,这吃食用度免不得紧张!”胡松听到这个事情,亦是发表着自己的看法道。

刑部左侍郎钱邦彦和大理寺卿张守正则是默不作声,在这张酒席上并没有多少发言权,则是扭头望向了徐阶。

“裕王府的开支用度能否合理拨款,如何帮裕王府缓解财政危机,其实还得吴山那边说了算!”徐阶听到这个事情,显得苦涩地说道。

礼部衙门管着裕王府,而钱财则是由着户部,偏偏礼部尚书和户部尚书都是吴山的人。

张居正显得是有备而来,却是对着徐阶道:“师相,下月便是杜康妃的诞辰,我们能否跟裕王合计一番,将今年的诞辰搞得隆重一些?”

所谓的杜康妃正是裕王的生母,以秀女的身份入宫,于嘉靖三十三年去世。只是在礼制上,杜康妃已然没有诞辰祭的规格,胡松等人则是纷纷望向了徐阶。

“好,你跟裕王提及一下!为师会全力相助,定会将此次杜康妃的诞辰祭搞得有声有色!”徐阶若作思索,便是认真地应承道。

张居正是去年刚刚进入裕王府,现在有着徐阶的支持,无疑能够跟裕王的关系更亲近,便是欣喜地拱手道:“裕王知悉师相如此相助,定会极感激师相!”

徐阶要的正是这个效果,不由爽朗而笑。有着这个得意门生为纽带,他跟裕王的关系只会越发的亲密,下一朝的首辅仍旧还是他徐华亭。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