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霹雳之吾乃燹王 > 第129章 半收服的谋师
听书 - 霹雳之吾乃燹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29章 半收服的谋师

霹雳之吾乃燹王 | 作者:不世燹王| 2020-12-21 10:4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圣殿之上,前来投诚的千玉屑徐徐道出了自己的‘小小请求’--竟是要取回当初留在红冕王戒中的那一缕缔命魂元!

“哦?”

莫昊天食指叩着身下的王座,双眼不自觉地眯了眯。

红冕王戒之所以能绝对号令红冕七元,全都依赖着这缔命魂元,然而千玉屑投诚之时,却要求取回它···

“他是单纯地在考验我的心性,抑或是另有算计呢?”

此刻,莫昊天脑中浮想联翩,陷入了纠结之中。

如果靠着红冕王戒能永远的控制七元的话,那他即便是再欣赏千玉屑,为了避免隐患,也不会将魂元还给他。

但---

莫昊天知道,这并不现实,因为这七个人之所以能够重活,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在深海主宰龙戬的身上。

皇血+秘术,才造就现今的红冕七元。

而在王座下方,千玉屑站立不动,眼帘低垂,面色古井无波,只有嘴角挂着一丝极浅的微笑。

“阎王虽有不世雄才,但过于无情和阴狠,赤命虽然果敢霸道,但又太刚愎自用。”

“燹王,你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千玉屑很是期待啊。”

正如莫昊天自己猜想的那样,千玉屑讨取魂元之举,摆脱硬性控制还是其次,真正的目的乃是为了考验他的心胸是否能匹配上他的野心。

与中原正道的几番大战,千玉屑已经深刻认识到了莫昊天冠绝群雄的实力,而今他所在意者,便是后者是否真的与众不同。

千百年来,历经怪贩妖市二世龙漪,鬼方赤命,森狱阎王三主,千玉屑对这三种类型的王者都深有体会,皆不甚满意,谁也不知道他的心中其实一直在期待一个真正的王者。

千玉屑在想什么,莫昊天自然是不知道的。

超脱原本剧情的变数,合乎历史上大贤考验君主的老套桥段,真是让他感到此刻蛋疼不已。

在莫昊天自己原本的预想中,千玉屑好好的投入他的麾下,然后他便替其ko掉战栗公那一帮人,最后其乐融融的成就一段君臣佳话,红冕王戒乃至魂元什么的就抹过去了。

然而现在却是······

“若我拒绝,千玉屑心中必定认为我心胸狭隘,而且此举更从侧面透露出我的不自信。”

“但我若答应,万一丢了孩子又没套上狼,岂不是血亏?”

想着,莫昊天抬起深思的头,看向了千玉屑。

千玉屑似若有感,亦看向了他。

对视的目光,是思量,是等待,更是暗地里的争锋。

思量选择,等待结果,争的乃是君与臣之间的信任。

在千玉屑暗含笑意的眼中,莫昊天缓缓伸出了右手,一团杀之绿霾聚在了掌心······

-------------------------------------

“素还真,你觉得亨王有可能站在我们这一边吗?”

金瓯天朝码头边,人声鼎沸,一片繁荣忙碌的景象,在等待黄金太艎的过程中,翠萝寒突然问道。

三王个个都对苦境没有善意,在这种先入为主的印象下,翠萝寒也怀疑金瓯无缺看似和善的表面下,隐藏着不为人知的险恶用心,尤其他们对怪贩妖市几乎可以说是毫不了解。

“世事皆有可能,但能否拉拢金瓯天朝,成为我方助力,端看这次一行怪贩妖市的成果。”

素还真笑着回道,心中却在想着八面酆都死箍与红冕七元之间的关系。

就在他思考之际,一艘巨大无比的黄金太艎缓缓靠近了港口。

“哇,这艘太艎比接我们来时那艘还要大好几倍,太豪了吧。”

翠厚生和齐天变的惊呼声把素还真从沉思中拉了回来,他抬眼一看,只见不远处一艘高约二十丈,长达百丈的巨型大船几乎泊在水中,周围的船只在这艘庞然大物面前简直就像是小孩子手中的玩具一般。

此时,少干城从甲板上顺着跳板走下船,欠身道:“贵宾久等了,咱们现在就可以出发了。”

“少使客气。”

翠萝寒客套的回了一句,随即众人开始相继登船,因为这一世有素还真陪同,翠萝寒便没有再回苦境寻找东方璧和冷别赋等人一同前往妖市。

不过让素还真感到意外的是,居然连翠厚生和东阜两兄弟也跟了上来。

“厚生非要跟着一起去,我实在拗不过他。”

看到素还真疑惑的眼神,翠萝寒苦笑着摇了摇头。

“勇气不俗,万易商堡后继有人了。”

-------------------------------------

黄金太艎,乘风破浪,速度飞快,转瞬百里,仅仅两个时辰就靠近了莫昊天当初初入妖市的那处恐怖的海域--鬼牙屿。

“诸位贵宾,咱们马上就要进入鬼牙屿海域了,请留神!到时候无论出现什么异像,都无需慌张。”

少干城一边操控者定航仪,一边提醒道。

话甫落,素还真等人便感觉太艎船身开始剧烈晃动起来,纵使太艎巨大无比,但在广袤无垠的大海之上,仍旧宛如一片无根无底的树叶。

一叶扁舟的形容用在此时更是再恰当不过。

“我去,本大爷···的命都快要吐没了!”

“呕!”

众人虽感摇晃,但还能撑得住,齐天变却不知因何故,直接趴在地上狂吐不止。

素还真见状,拂尘一挥,一道真气灌入齐天变体内,后者这才好受了许多,“本大爷再也不坐船了!”

众人自是无暇再关注齐天变的吐槽,皆全心抵抗着剧烈的震晃和空气中妖异的气息。

而在太艎船舱之外,天时逆乱,昼夜倒转,万里晴空在眨眼间便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

夜垂笼,云诡谲,狂雷阵阵彻寰宇。

兽浪扑,厉风袭,海波滚滚引天殛。

骇人的景象中,赫见耸天妖影隐约浮现,魔鼻如钩,一双长达数千米的怪手翻覆之间,策动雷电如网撒落。

偌大的黄金太艎,势同猎鱼待捕。

“来啊~~来啊~~”

阴森凄厉的魔吼妖啸,响彻在众人耳边,登时令人耳膜生疼。

“好恐怖啊。”

翠厚生靠在翠萝寒身上,作为船上唯一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听到这声声携带不明妖气的鬼嚎,顿时心绪翻涌,全身乏力。

翠萝寒手指一抖,指间缝隙出现一根透明细针,这才让翠厚生平复了躁动的心神。

“众人小心,这些妖氛和鬼嚎能够扰乱我们的五感。”

妖云蓄邪电,怪风掀魔浪,愁惨惨魍魉雨,森罗一座鬼牙屿,鬼牙喷张向天吼,欲向人间诉异状。

不知过了多久,黄金太艎船身开始逐渐平稳下来,风雷雨电停,妖魔鬼怪消。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后,空中传来肃肃霸语,“吾之霸疆,宏阔绝伦,不世妖世,髯丽绝品。是遗落的天堂,是奢华的地狱,是一步难回的浮诡玩世,你们,准备好交易了吗!”

“不必担心,这是妖市布在鬼牙屿海域的巡天怪,除了声音恐怖和能飞翔之外,并无其他作用。”

见素还真等人疑惑声音来源,少干城解释了一句,同时小心翼翼的操控着定航仪,徐徐从鬼牙屿中间的裂口穿了过去,“我们已通过了鬼牙屿海域,正式进入怪贩妖市的直辖海域了。”

“哦?”

素还真等人皆走出船舱,来到甲板之上,眺目往前方望去。

迷云锁雾,流光异彩,船行驶在平静的海面上,倒影时清时蒙,分不清谁虚谁实,或者说皆不是真。

船定锚落,少干城颔首道:“抱歉,西伊欧有令,我只能送贵宾你们到这里了,前方不远处就是血唇码头,诸位下船后,请直接前往应许之地,切勿流连他处,否则后果难料。”

“应许之地?”

当下,少干城指明了应许之地的方向,又简单说明了一下在怪贩妖市需要注意的事项。

“出发吧。”

素还真和翠萝寒两人率先下船,齐天变四人也急急跟了上去,没走过久,便来到了应许之地。

“依少使所言,有一口古井之处,便是进入怪贩妖市的关键,应该就是这里了。”

翠萝寒指着前方不远处一口古井,说道。

“那现在就静心等待第十三个时辰的到来吧。”

-------------------------------------

“燹王,此时改变决定,还来得及。”

圣殿上,千玉屑玉扇轻摇,脸色非常严肃,话中更透露出了几分不敢置信的语气。

对此,莫昊天笑了笑,“人的一生,做出的每一个选择,都是一场赌博,孤知你此刻仍旧不曾归心,但孤不介意先踏出这极具诚意的一步。”

没错,经过再三思量,莫昊天还是将魂元还给了千玉屑。

犹豫不决,只是徒增烦恼罢了。

尽管他拥有王戒,也知晓千玉屑最大的秘密,但即便他握有这两项优势,千玉屑也不是说收服就能收服的。

掌握了一个人的弱点,绝不意味着就一定能够随意拿捏这个人。

士可杀,不可辱。

不惜命的人,在霹雳世界中并不少见,因为尊严,对这些活了偌久的人来说,大多时候都更加重要。

而且说实话,强硬的控制,虚伪的敷衍,矫情的试探,恩情的挟持,这些伎俩用在千玉屑的身上,顶多换来一时的臣服,并起不了更好的作用,反而只会致使他的收服之路越来越艰难。

只有真心诚意,才能换来真心诚意。

当然,这一切的宽容都是建立在他欣赏千玉屑的基础上,就好比赦天琴箕一般,如果她的心不归属自己,莫昊天也不会用强或者使什么阴谋诡计去占有她的身体。

换做某个他无感的人,不臣服,那就唯死一条路。

“燹王果真是···与众不同。”

千玉屑闭目感受着体内无缺的命魂,幽幽的说道。

“哦?你真这样以为。”

“绝无虚言。”

千玉屑睁开眼,认真的说道。在他心中,这句话确实不是恭维或者欺骗,鬼方赤命拥有王戒那么多年,即使最忠心于他的赨梦,都未曾将魂元还给他。

是不能,或者不想,千玉屑心中再清楚不过。

“好了,这些话从你我的口中说出来,太过肉麻了”

莫昊天摆了摆手,如果换成其他人,肯定会趁热打铁,然后趁机拉近彼此关系,但他是真心受不了这种你侬我侬的戏码,“孤知晓你还没有完全归心,不过孤相信会有那么一天的,要不然只能怪孤赌错了。”

“哈,若是燹王发现自己赌错了,会怎样做?”

莫昊天盯着千玉屑的双眼,无比郑重的回道:“承认失败,然后···消灭失败!”

“霸者千胜,王者不败,千玉屑亦期待着那一天。”

莫昊天笑了笑,他知道千玉屑所说的那一天,便是大仇得报的那一天,“你今天来这里,还有其他的事?”

“确有一件事需要燹王帮助。”

“说吧说吧。”莫昊天无语的摇了摇头,心里直怪自己嘴贱,到现在为止,全是他在付出,一点回报的影子都还没看见。

千玉屑道:“因玄同之死,玄膑虽然还会继续执行与我定下的计划,但他必定会找人策应。”

“当前局势下,能帮他的,敢帮他的,只有中原正道那拨人了。”

听此玄膑欲摇人搞事,莫昊天粗略一分析,便看破了关窍,因为现在台面的势力都很明朗,玄膑这个‘孤儿’,没有别的选择。

“不错”,千玉屑自信地摇了摇扇,“但我料定玄膑必会隐瞒三首云蛟一事,所以即便苦境肯帮他,也不会倾巢出动。”

“原来是缺人。”

莫昊天豪阔地拍着王座,虽然他自个儿手下也没啥顶级大将,但好歹还是有两个能拿得出手的。

“不必太多,到时候只需燹王派出一员大将暗中协助即可,这样也不会暴露身份,而且我早前已从赤命那里借调了赨梦,再加上我与赩翼,对付玄膑足够了。”

千玉屑条理清晰的说道。

“可以,孤会派险磡第一剑师协助你。”

莫昊天心中立刻就有了人选,他和君权自然不能出动,唯有身份至今不曾为外人知晓的绿之子最为合适,而且绿之子身为彩绿险磡双君之一,实力也不弱。

至于在原剧中被赮毕钵罗秒杀,懂的都懂······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