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恶煞当朝 > 第三章 罪将
听书 - 恶煞当朝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三章 罪将

恶煞当朝 | 作者:相厌| 2020-12-21 11:0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喂,看看,第一次看见官差往我们这边来,还是个大个子。”

程千渊和程万牛这对亲生弟兄,正守在鹤壁县的官道旁的胡同口上看热闹。

一旁的李老汉急忙劝解道:

“两位哥儿,看看就行了,可千万不能像戏文中那样去劫囚犯,这年头呀,好人遭罪,坏人得宠呀。”

程万牛今年刚十八岁,小伙子血气方刚,正是生了个扎实的身板,肩宽背厚,好一个车轴汉子。

此刻一把推开李老汉:

“你这老筛糠,知道些什么,小太爷自幼有高人传授仙家武艺,别说这些稀松平常的押解官差,就是马军上将,在我手里也走不过三个回合,你啰嗦些什么。”

程万牛年岁虽小,却是修炼的一身沙门铁劲,力有千斤,这一推搡,那六旬李老汉如何能抵挡的住,脚步一乱,“咕咚”摔了个人仰马翻。

哥哥程千渊却是老练几分,毕竟比弟弟年长了一岁,此刻急忙上前,将李老汉扶起,狠狠瞪了弟弟一眼:

“小弟,你太也无礼,李家伯伯不也是好意。”

程万牛两眼看天,根本没把这个平日里温如敦厚的大哥放在眼里。

李老汉喘着气:

“年轻人,不知深浅,不知深浅,你知道这押解的犯人是谁?”

程万牛冲着天吹了一口气:

“管他是谁,师父叫我二人来解救此人,任谁也得放行。”

李老汉嘿嘿笑道:

“小家伙,不知天高地厚,刚才还口出大言,说什么马上大将也赢不得你,这个犯人就是马上大将,不见让官差捆的结结实实的,还有你小子出头的份吗?”

程万牛对这李老汉一点好感也无,此刻却是屏息凝神,看着那一路押解官差越走越近,只待进了他的攻击范围,就要放手一搏。

程千渊却是个仔细的性子,对着李老汉一抱拳:“敢问李老伯,此犯人是谁?”

李老汉叹了口气:“河南道行军先锋营主将岳武彰。”

“啊!”程千渊惊叫了一声:“可是名震天下的岳大帅?”

李老汉点了点头:

“谁说不是,要是没有这岳大帅,整个豫州早给青阳教贼子们攻陷了,也不知怎地,居然落到了这般下场。”

程千渊看着远方的囚徒周身绑满铁链,肩头还扛着一个三十来斤的镔铁夹,脚上都是铁镣铐,走起路来“哗唥唥”直响,长可拖地。

再见岳武彰脸上满是胡茬,也不知多久没有修理过,唯独金灿灿面皮之上一对眸子异常光亮,那是内息元气到了返璞归真之时才有的景象。

程千渊一抱拳:

“多谢李老伯,即是我天朝的忠良,那我兄弟就更应该救了,何况还奉了师命。”

“不知轻重,不知轻重呀”李老伯频频摇头。

原来禹献八年,盘踞在潭州的青阳教主韩五庚,派他的部将青莲使胡云忠与白莲使贺永波二人进袭豫州。

禹献皇帝命当朝征南将军燕须陀从黄河道出兵,平定安阳、焦作等地。未料想胡云忠和贺永波用兵奇诡,竟然截断了黄河水路,断了燕须陀的粮道,致使十万大军受挫,此刻回兵保卫鹤壁与商丘一带,拱卫东都洛阳的门户。

朝廷无奈,只得派大将岳武彰为河南道行军先锋营主将,再领三万兵马迎战青阳教匪。

本来开春之时连战连捷,连请功的贺表都送往了镐京,不知为何,将帅不和,燕须陀竟然以岳武彰押运粮草不力为名,拘押锁带,打成配军押解鹤壁县衙大牢。

此事已经成为整个豫州府街谈巷议的内容,故而李老汉十分了解,只是其中隐情却不是他一介草民能明了的了。

程家兄弟眼见一行兵丁押解着岳武彰走进了胡同口,这就要一起钻出来当那劫囚犯的好汉。

忽的一声虎吼,硬是将两个人硬生生给镇住在了当场。

押解的军官儿大声喊了一声:“停!”

但见前方出现一头凶猛的黑虎,虎背之上坐着一个年迈的瞎眼老僧,一对雪白的眉毛足足长到了前胸。

为首的军官喝问:

“什么人?竟敢拦下河南道的御骑营,是要劫囚犯吗?”

盲眼老僧瞪着脸上的黑窟窿,举目四望,口中打了声佛号: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老僧此来乃是为岳大帅送上一碗水酒,并非劫囚犯,众位官家行个方便。”

那为首的军官也乐得清闲,众位兵丁走了一天,此刻也是又饥又渴,巴不得停留下来歇歇脚。

军官一抱拳:

“大师定然是慈悲之人,我们也为岳大帅鸣不平,只是上支下派,上锋有名,我们这些下官也是无法,您既然愿意做做法事,进一点我们不能进的心意,我等还要谢大师傅。”

说罢回身一张手:

“执法营的各位兄弟,我们歇脚一个时辰,县衙大牢就在眼前,还能有什么闪失,各就各位,原地歇息。”

众位兵丁歇脚,拿出烙饼干肉,还有的取出了酒葫芦,一时间大快朵颐。

岳武彰看了看瞎眼和尚,张嘴道:

“可是国师大人?恕岳某刑具在身,不便施以全礼了。”

瞎眼和尚一笑:

“阿弥陀佛,今朝座上客,他年阶下囚,什么国师,什么元帅,不过俗人称号罢了,岳大帅不要挂怀,我这一万水酒,送与你喝了,解了眼前危难。”

岳武彰速来信封儒教,对于僧道之流一贯敬而远之,即便在白云山修行之时,虽说拜在郁长风门下,却是也未入道家,只是修行功法罢了。

听闻喝一碗酒就能解除危难,却是不信,但此刻又饥又渴,总要吃食,接过黑瓷大碗,一口气喝了个精光。

后面军官都是河南道行军执法队的兵将,以前和他也是袍泽,此刻不愿意看见英雄受难,拿出些干肉和油馍,递与岳武彰。

瞎眼和尚笑道:

“若果老曾猜得不错,区区锁链如何能锁得住真蛟龙,只怕岳大帅不愿逃走,其中定是另有隐情吧。”

岳武彰喝了一碗酒,不知怎地,仿佛酒后吐真言,一股脑倒了出来。

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搜书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搜书网!

喜欢恶煞当朝请大家收藏:恶煞当朝搜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