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恶煞当朝 > 第四章 不和
听书 - 恶煞当朝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章 不和

恶煞当朝 | 作者:相厌| 2020-12-21 11:0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我岳武彰此次奉了圣旨,征讨青阳教。

初时还只是个副将,担任前锋主将,带了七个兵士包围安阳龙华镇,连战三天三夜,拿下了安阳县,敌将胡忠和也死在乱军之中。

当地村民原来暗地勾结迎青阳教匪入安阳的,见我攻势猛烈、士卒用命,而且还有身后的后援部队,他们吓破了胆。

我占领安阳的第二天,安阳的青莲剿匪守将张广寒就带着户籍到大营来献地投顺。接着焦作、连城港、虎丘的守将也都献图向我投降……

本来仗打胜了是件喜事,可我不该胜得太快。

一个前锋主将七天之内扫平安阳、焦作,中军都没有用上,这就把大总管燕须陀弄得有点尴尬。

我在写报捷书的时候,只写了一句‘燕军门坐镇洛阳城,指挥有方,将士奋勇,没有把他的‘功劳’写足,竟招惹得这位河南道行军总管爷大不欢喜。

因此,接到我的捷报,他也不向朝廷转奏,竟亲自带着两个中军,马不停蹄地星夜赶往安阳。

燕须陀脸色铁青,一见面就给我来个下马威,申斥我:‘你打了胜仗,满得意的,是吧?啊哈!不要得意得不知东西南北了!’

我当时一下子就懵了。我在前头给你打了胜仗,你没头没脑的给我这一下,算怎么一回事?强忍着气,说‘标下犯了什么错,惹怒了军门?请明示!’

‘你犯了贪功冒进之罪!’

燕须陀一脸狞笑,急躁地在帐中来回踱步,‘朝廷这次进藏剿匪,兵分两路,一路是我军,一路是定西将军白朴,采用稳扎稳打,务求全歼入豫州的青阳教匪战法,你这样打,贺永波岂不吓得逃走了?你叫我怎么跟圣上交待?’

‘我进兵安阳之前,军门没有这个话!’

‘我一到洛阳,在总督行辕召集会议,头一条讲的就是要在安阳关门打狗,生擒白莲使贺永波。’

‘你讲这话不足为据,军事会议布置方略,要丁是丁卯是卯,不能半点含糊其辞!

我记得你这话,是在宴会上说的,当时刘正襄喝得脸通红,挥着胳膊说:

‘要快打猛迫,撵他个摸门当窗户!’

你还说:‘对!这才是好汉子!’

这是军事会议么?

就这样,我和主将两人当众闹起来,我的属下挤得帐里帐外都是,人人都气得呼呼喘粗气。我怕激出兵变,说了句‘安阳、焦作都已经打下来了。您瞧着办吧!’就退回去了。

第二天我见他,他却换了笑脸,又是让座又是亲自倒茶,说‘原来你疑我妒你的功?我明着抢下来,暗中也不能偷么?

你只是个副将协统官儿,你的功劳我还不是想怎么报就怎么写?可是我不是那种小人

你看这是我报到朝廷兵部那里的军书……’

说着展开一份红绫封面的军书,我看了看,果然是给朝廷兵部的报捷文书,里头倒也没有抹去我的功劳,只加了几句他居中指挥,先打里塘,再征巴塘的方略,还有‘亲临前敌’的话儿,含含糊糊地,好像他也在前锋亲自指挥似的。

我想,说到天边他是主将,又是摄政王屠彬眼前的红人,惹不起就不惹,也就没再说什么。”

说到这里,岳武彰透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有点迷惘的瞎眼和尚。

说道:“国师,我说得离题儿了罢?

后来由兵部转奏朝廷枢密院的邸报发下来,我才知道自己上了大当。

邸报上根本就没提到我的名字,把副先锋、参将寒武杰摆了出来,燕须陀是亲临前敌,我的手下千总都保了一个遍,唯独对我这个前敌主将、先锋官,连一个字也没提,勾得干干净净!国师,我那时还刚刚从游击提成副将,只晓得死打仗,报君恩,哪里懂这些鬼蜮伎俩?

一气之下就病倒了,身热头昏四肢无力。

那燕须陀居然还亲自来病榻前看望我。

他手里晃着那份邸报,攒眉疾首一脸苦相,假惺惺地连揶揄带挖苦:

‘真真料不到会有这种事!

敢是兵部尚书裴邵也糊涂了,或者听了哪个混账小子的歪话?

这可真对你不住,这可怎么好呢?

已经上奏朝廷了,这回算我抢了你的功,等打下潭州,我专折保你一本,功劳都是你的,可成?

我的病本就是气出来的,此时更是耳鸣心跳眼冒金星,在枕上冷笑着说道:

‘燕军门这片好心,岳某一辈子也忘不掉!

我本来就是临潼关驻军游击,还叫我回到老营去吧。

我身子骨儿这样,真的侍候不来这边的差使了。

燕须陀听着只嘻嘻笑说:

‘别看你病着,算盘仍旧打得很精嘛!临潼关离兵部的前哨大营只有两天路程,想去行辕告我吗?

听我良言相劝,打消了这主意的好!

朝廷里的各位大臣们正闹家务,兵部尚书的心拴在皇城,打仗的事只要不给他惹乱就成!

他一脸奸笑,又说:“咽了这口气,下次我给你补上,这是上策,你现在听我的令,明日带几个从人,到渝州给我催粮,一万石粮运上来,我给你记功。

两个月运不到,你仔细我将你军前正法!”

“我一听就知道他起了杀人灭口的心,从安阳到渝州,快马也要半个月,两个月运一万石粮除非你是神仙!

何况这时正值五月,过焦作穿越蜀中烟瘴之地,不死也要脱层皮。

但若拒绝军令,他会立刻将我从病床上拉起来枭首示众。

万般无奈我只得权且应下,也还装作恳求延期一个月,以减他的杀心。

他明知我办不到,乐得作了顺水人情。

这还是老太师裴槐金殿之上保本,才把我贪功冒进的罪过变为了押粮不利,也正是这帮子执法队的好兄弟一路回护我周全。”

盲眼和尚点点头:

“那敢问岳大帅,你此去县衙大牢,依照押粮不利的名头可就是关了至少三年,三年之后青阳教匪没准已然攻下豫州,到时候你何地自处?”

岳武彰却是听得一愣,久久没有回答。

“你这人,好生婆妈,白费了在人世间的一世英名,干脆杀掉这些官兵,重新回到军旅之中,斩将杀敌,再把那个什么鸟燕须陀一并宰了,报效朝廷,岂不快哉?”

说话的正是程万牛,他与程千渊两个兄弟,已经听得故事入迷,此刻义愤填膺,从胡同里闯了出来。

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搜书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搜书网!

喜欢恶煞当朝请大家收藏:恶煞当朝搜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