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贞观俗人 > 第1章 离玄武门之变只有三天了
听书 - 贞观俗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章 离玄武门之变只有三天了

贞观俗人 | 作者:木子蓝色| 2020-12-21 11:2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天空烈日炎炎,庭院树上蝉鸣阵阵。

廊下,秦琅头痛欲裂。

知了声吵的脑仁子都要出来了,秦琅心烦不已。

廊外热浪阵阵,身上汗水已经湿透了里衣,他低头看了看身上袍衫,又举起右手中的铜镜,铜镜里清晰照映出来的是一副陌生的面孔,剑眉星目,年轻英武。

可这根本不应当是自己的面目啊,镜中本应是个刚过而立之年,婚姻事业略有小成而面容身材微微开始发福的大叔。

目光越过铜镜望向天空,大白天的天空中居然有一颗很明亮的大星诡异的出现在那,似乎欲与太阳争辉。

“这难道是启明星,可不是早上才有吗?”秦琅忍不住发问,怎么一觉醒来就如此诡异错乱,可他并不是在做梦啊。“这是哪?我又是谁?”

身边一个脸比马脸还长的猥琐汉子谄笑着接过话头,“三郎,这是咱亲仁坊翼国公府后院啊。”

见秦琅还是一脸迷茫,又道,“昨天三郎你打马球时被尉迟家老二给从马上击落受伤了,昏迷半天。”

秦琅依然没说话。

“瞧我这张臭嘴,其实尉迟老二哪是三郎你的对手啊,你可是人称长安飞鹰呢,都是尉迟宝琪下阴招暗算你,他爹当年美良川被咱阿郎生擒活捉,尉迟家一直不肯服劲呢。”

秦琅听的直皱眉头,什么尉迟老二什么打马球什么亲仁坊,一句都听不懂啊。

一阵脚步声自外传来,一名高大的年轻人大步进来。

“三郎你醒了就好,义父叫你去前厅,崔舍人来传旨,一起去迎接圣旨。”

秦琅看着来人高大威猛跟个篮球运动员一样,却完全没半点记忆,马脸在一边道,“大公子,三郎虽然醒了,可好像连自己是谁也不记得了,要不要再请大夫来瞧瞧。”

“先随我去前厅迎接圣旨吧,接完旨再请人来看看。”

说着他便拉着秦琅往外走,马脸跟在后面小声对他道,“三郎,这是咱们阿郎的义子,跟随阿郎东征西讨多年,一直是咱阿郎的亲卫家将,不但深得咱们秦家枪法,还擅使一对八棱铜锤,故军中人送外号大锤公子。”

秦琅跟着懵懵懂懂的穿门过院,经过许多曲折回廊,好半天才来到处五间九架的大厅堂屋前。

一个高大魁梧,面似淡金,脸如国字的中年大汉向他招手。

“可好些了?”大汉很关切的问道。

“义父,三郎随从阿黄说他刚醒来还没记起事来。”秦用答道。

“圣旨到!”一声高呼打断了他们。

魁梧汉子连忙带人大开中门,迎接圣旨。

厅堂中,一个身着绿色圆领袍衫,留着长须的儒雅男子手捧明黄长卷开始宣读圣旨。

“门下:制曰······”

绿袍男子声音抑扬顿挫,可秦琅却听的半明不白的。

“什么意思?”秦琅问秦用。

“哦,是好事,圣旨赐封义父为检校左卫将军、拜天节将军,另授盐州道行军总管之职,随齐王北伐突厥。”秦用对他微笑道,“今天我们亲仁坊秦家是双喜临门呢,不仅义父荣升,你也有大喜事。”

“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今年十六了,虽还未加冠,可也不小了,太子为你选了门好亲事,是太子妃娘家侄女,五姓七家之一的荥阳郑氏女。”

“为什么?”

“因为义父乃本朝名将,骁勇善战,威名无双,自归唐七年来,一直在秦王麾下征战,太子久欲拉拢了。”

“为何以前不拉拢,现在拉拢?”

“因为如今太子与秦王之争已到最关键时候了,太子也是下了血本,因此不但在陛下面前力荐义父担任要职,还亲自为你向荥阳郑氏提亲,明白吧?”

厅中一角,秦琅醒悟,自己真穿越了,穿越到了唐初武德九年成了门神秦叔宝的儿子,太子李建成居然还亲自为他说亲五姓女,对方还是太子妃的侄女?

秦琅摇了摇发晕的脑袋。

对了,刚才宣旨时说今天是六月初一?

武德九年,六月初一,太白经天,白日昼现。

我去!

若是他没记错的话,那三天之后岂不就是历史上极著名的玄武门之变了?

仅仅还有三天。

一念及此,秦琅再也坐不住了,不由的腾的一下拍案而起,高呼出声,“不行,我绝不娶郑氏女!”

堂上,秦琼和崔舍人已经开始商议结亲的具体细节了,正有说有笑,不料到秦琅会突然大声反对。

众人惊讶。

厅中瞬间落针可闻,气氛凝滞。

中书通事舍人崔敦礼先是惊讶,后是恼怒,面色更是变的青紫,他瞪大眼睛,气的那几绺长须都抖动起来。“混账!”

那边秦琼惊讶之下,也不由的沉声道,“怀良,不得无礼。”

秦琅却管不得这些,他几步上前,很不客气的对崔舍人道,“我脑残吗?娶郑氏女?”

“何为脑残?”崔舍人倒是被秦琅的话弄的不解。

“就是脑子有病。”秦琅答道。

崔舍人恼怒道,“你确实脑子有病,你可知道荥阳郑氏可是山东五姓七宗之一,天下名门望族,士族领袖豪门,京中多少勋戚贵族的嫡子想要求娶都不可得,若非太子亲自出面,哪轮的到你这区区将门庶子?真是混账!”

秦琅也不由的恼了,“买东西也不能强买强卖,更何况是婚姻大事,岂能随便拉郎配?再说了,娶不娶这也是我和秦家的事情,哪轮的到别人作主?”

崔舍人气的怒拍桌子,“我是外人?”

娘亲舅大,崔舍人是秦琼续弦再娶妻子崔氏的弟弟,当然算不得外人。

当初秦琼阵前弃郑投唐,家眷出逃不成,妻儿子女被杀,只逃出一个庶三子秦琅,李渊感动,亲自为他提亲博陵崔氏女。

“三郎,你刚受伤有些事还记不起来,这门婚事可是门好亲。”义兄秦用在一边连忙劝说。

要知道当初秦琼身为秦王府第一大将,又是皇帝看重钦封的上柱国、翼国公,可最后也是由皇帝亲自出面,博陵崔氏才勉强同意把家里三十岁都没能嫁出去的老姑娘嫁给秦琼,这样还觉得十分委屈是下嫁,甚至最后还收了秦琼百万赔门财呢。

而皇帝当初想给另一从龙元勋功臣应国公武士彟也找一个五姓女,结果各家都嫌武士彟以前只是个做生意的商人,死活都不肯奉旨,最后无奈,李渊才只好找了个四十四岁的前隋宗室女杨氏女给武士彟,就这武士彟还高兴不已而杨氏还不太情愿呢。

娶妻当娶五姓女,恨不能娶五姓女,这是多少勋戚贵族甚至是皇族宗室的心声啊,一个将门庶子,一般能娶个小士族之女都不错了,哪还能奢望娶名门之女,更别说名门之中最顶级的五姓七宗的五姓女啊。

可秦琅却哪里管什么五姓七宗,士族名门领袖这些,他只认定一点,还有三天,太子就要完蛋了,这个时候还跟太子纠扯不清,甚至娶太子妃的侄女,这不是找不自在吗?

这以后贞观朝,秦家还怎么混?

“不行,我绝不娶郑氏女,说一不二!”

秦琅依然态度坚决。

这下崔敦礼真的脸上挂不住了,好心好意牵线拉头,结果费力不讨好,要不是自家姐姐所生的秦五郎还年幼,娶五姓女这样的好事哪能轮到他秦三?

崔敦礼直接拍案而起,大骂秦琅,“烂泥扶不上墙,狗肉上不得台面,蠢货!”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