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修仙游戏满级后 > 第四百七十七章 生而知之
听书 - 修仙游戏满级后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百七十七章 生而知之

修仙游戏满级后 | 作者:文?| 2020-12-21 12:0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修仙游戏满级后满级之后第四百七十七章生而知之钓鱼?

鱼木愣了一下,陡然明白过来,小白突然异常是被人当鱼钓了。

她急忙放出神魂在四周搜索,找寻钓鱼之人。

但周围的空间像是被什么气息领域给罩住了,使得她的神魂无法畅游,处处皆受到压制。

“公子!”她转过身朝叶抚的方向看去,然后大声呼喊,“小白被人钓走了!”

远处,叶抚回过头,笑着回应:“那你去要回来啊。”

鱼木一时间脑袋没转过来,真就听了叶抚的话,转过身,朝着小白望去。此刻,小白被一条鱼线勾住,在夕阳映照下,划出一道霞光莹莹的弧线。小白发出清脆空灵的鸣叫声,点缀在这样的场景里,展现出极其梦幻的美感来。

这时,从天空云层中走出来一个女人。她手里把持着竹制的鱼竿,正提拉着小白。

“采薇,看到了吗?”她朝着下面大声呼喊。

“看到了,你快下来啊!太招摇了!”下面峡谷里,兰采薇恼火喊道。她没想到师姐居然以这种夸张的方式钓鱼。

此刻,小白在空中展现出的绝美画卷吸引了很多人。他们皆朝着这峡谷中道上空往来,看到叶扶摇站在云端钓起了一条大鱼。

他们大多认识这种鱼,即便没见过,也在家族里、宗门中听人说起,或者在一些书籍上看到过。

赤仙鸟。那条鱼是灵兽赤仙鸟。

居然能钓起体型这么大的赤仙鸟!那人是谁?是圣人吗?旁观者们的注意力迅速转变,落在叶扶摇身上。有人注意到,这不就是之前那个疑似脑袋有问题的人吗?

莫不成她其实是个圣人?

在许多人的认知里,能钓起千人飞艇大小级别的赤仙鸟,怕是只有圣人能做到了。因为赤仙鸟本属灵兽,又以日月精华为食,气息和力量都十分纯净,没有触及大道的神通很难伤到它们,更别说像这样钓起来了。

小白被叶扶摇的渔具钩着,根本无法动弹。但它意识其实是清醒的,但不明为什么被这鱼钩钩住后,自己的意识就无法操控身体了,也无法通过意识里鱼木的神魂印记去回应鱼木。它的身体只能本能地发出鸣叫,而做不到发力挣脱。

它很快就被叶扶摇拉到身边来。

叶扶摇看着眼前这个庞然大物,鼻子嗅了嗅,惊异道:“有主了?”

她感觉到了小白命门意识里的神魂印记,而且感觉到神魂印记的主人比之小白本身差很多。她笑了笑,然后拍了拍小白的下颚,“没想到高傲不沾凡俗烟火的赤仙鸟居然能认主,还认了个远不如自己的小辈。真有趣。”

小白身体本能地鸣叫着。

“让我看看,你的主人是——”

叶扶摇正说着,忽然听到下面传来声音,“放开它!”

她朝下面看去,见着峡谷里站着个姑娘。虽然隔着极高,但她能分明地感觉到那姑娘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鱼木神魂很强,作用在眼睛上后,能够直接对上叶扶摇的目光。

叶扶摇递出几缕气息,在鱼木身上迅速扫过,虽然干楞楞地嘀咕:“绝对纯净的神魂……”她眼睛眯了起来,嘴角扬起危险的弧度,“又是一个好妹妹啊。”

随后,她眼睛泛过一缕明光,一步踏出云层,直直地朝着峡谷跌落。她拽着鱼竿,鱼竿连着鱼线,鱼线连着小白。小白便随着她一起下沉。在坠地前瞬间,她翻过身体,然后平稳落在兰采薇旁边。小白便悬浮在她身后,倒真的像是一条山峡之间的巨大游鱼。

兰采薇恼火地说:“你太夸张了!这里这么多人。”

叶扶摇吐了吐舌头,“钓大鱼嘛,要用大场面才是。”

兰采薇懒得跟她争论,看向前面隔着十多丈的鱼木,然后说:“那个姑娘让你放开这条鱼,是不是你擅自把别人的鱼钓来了?”

叶扶摇笑着点头,“嗯!”

“你那么开心干嘛啊!”兰采薇一拳打在叶扶摇肩膀上,“哪有你这样的,无缘无故动别人东西!”

叶扶摇委屈道:“冤枉啊采薇,我事先不知道这鱼有主人的,只是感觉到这里有条鱼,没看到具体在哪里,才用这种方式引出来的。”

“那你快还给人家,然后道歉!”兰采薇吼道。

“别那么凶嘛。我又不是故意的。”

“你还说!要是不小心得罪了别人怎么办!”

鱼木在另一边,皱眉看着这对师姐妹。她听到了她们之间对话,感觉有些……微妙。

她吸了口气,开口道:“喂!你们好!”

叶扶摇立马笑着回应:“嗯!”

“缺心眼啊你。”兰采薇白了叶扶摇一眼,然后正经地打招呼:“你好。”

“那小白……鱼是我的。”鱼木说。她没有靠近,提防着。

叶扶摇问:“它是叫小白吗?”

“嗯,它是我的坐骑。”

叶扶摇回头看了看小白,又看了看鱼木,“坐骑啊……”她眯起眼睛笑着说,“证据呢?”

兰采薇瞪着叶扶摇小声道:“你要干什么!”

“哎,万一不是她的呢,我得问清楚对吧?”

“是不是她的你还不知道啊!别跟我装!你肯定又在打小算盘了。”兰采薇狠狠捏了叶扶摇胳膊一下,“别到处惹事啊,之前在门圣大郡就怪你惹是生非!才还我们被追杀一整个大郡的!”

“哼,要不是你拉着我,我早就把那头笨牛打死了。”

“人家又没招你惹你!”

“哪里没有了!它居然敢骂它妹妹!这就是惹到我了!”

“这是人家家事啊,要跟你说几遍你才听得懂啊。”鱼木气得快没脾气了,“算了算了不说了,你快把鱼还给那位姑娘,人家姑娘好好的没招惹你对吧。”

“别急嘛。”

“快点!”

“好好好。”叶扶摇啧啧两声,心里嘀咕着还想逗逗她呢。

鱼木听着师姐妹的对话,忽然就觉得她们好像还蛮有趣的。

叶扶摇解开小白的意识禁锢,然后说:“好了,回去吧。”

小白恢复了身体控制权后,愤怒地鸣叫起来。作为灵兽赤仙鸟,它哪里受得了这种屈辱,张开大嘴,就要把她们给吞了。

叶扶摇眼神忽然一沉,鱼木立马注意到这一点,然后瞬间反应过来,用神魂控制住小白。

“小白回来。”

小白直觉意识被神魂印记控制了,不得不听命鱼木,闭上嘴,重新化作白马,回到鱼木身边。鱼木摸了摸它的鬃毛,以神魂说:“别人有本事控制你,你还那么莽撞地发难,莽夫吗你?”

小白呜咽一声,老老实实低下头。

叶扶摇把鱼木的动作看在眼里,不由得笑了笑。想着,这个姑娘很聪明啊。

“快道歉。”兰采薇拍了叶扶摇一把。

鱼木摇摇头说:“不用了,小白也没受什么伤。”

兰采薇还是觉得不好意思,善意一笑:“对不住啊,我这师姐是个笨蛋。”

鱼木没说什么,翻身上马,便打算离开。

“诶,等等!”叶扶摇叫住了她,然后闪身上前,一下子站到小白旁边。

“还有事吗?”鱼木面无表情地问。

叶扶摇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马是赤仙鸟对吧。”

“嗯。”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想着让赤仙鸟当坐骑的。据我所知,这种灵兽生性喜欢自由,不愿受拘束才是。”

鱼木哪里好意思说是威逼利诱弄来的,想了想叶抚之前说可以适当骗人,便一本正经地说:“大概是觉得我有魅力,心甘情愿跟着我的吧。”

叶扶摇愣了愣,她是完全没想到鱼木会这样说的。

“哈哈哈……”叶扶摇捂着肚子笑了起来,“哎哟,笑死我了。小妹妹,你真有意思。”

鱼木被她这么一搞,不好意思地脸红了一点,“还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我就走了,还有人等我。”

“你也是来看武道碑的吗?”

“差不多。”

“那我们可以一起啊。”叶扶摇笑道。

鱼木虽然觉得叶扶摇还是蛮有意思的,但想了想叶抚,便摇了摇头:“我跟人一起的。”她下意识看了看前方的叶抚。

叶扶摇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看到了叶抚,也一下子看到了叶抚身下的小红,神情微微一僵,心里嘀咕:“难怪啊……血貔貅都能当坐骑,何况区区一只赤仙鸟。”

“是他吗?”叶扶摇看着叶抚笑问。

“嗯。”

“那好。”叶扶摇笑了一声,然后大步向前,咻的一下来到小红旁边。

她望起头看着叶抚问:“前辈,我能跟你们一起吗?”

叶抚看着叶扶摇,眼神平淡且无意。他笑问:“我看上去很像是个前辈吗?这样叫我。”

叶扶摇嘻嘻一笑,“能让血貔貅当坐骑,肯定是前辈啊。”

叶抚忽然回头,看了一眼鱼木,又向更后看去,看了一眼兰采薇,“你们两个人?”

“嗯,我们是师姐妹。”

“你很喜欢你的师妹。”

叶扶摇没想到叶抚忽然说起这个,但她丝毫不避讳,“当然,我师妹天下第一好!”

“那就好,那就好……”叶抚笑了起来。

“诶……前辈为什么这么说?”

叶抚正经道:“我这辈子最痛恨不喜欢妹妹的人了。”

“啊!”叶扶摇眼冒精光,“我也一样!”

“同道中人?”

“同道中人!”

“哈哈,那走着。”叶抚大笑一声。

鱼木微微张嘴,呆滞地看着叶抚和叶扶摇。不对劲儿,不对劲儿,不对劲儿!他们怎么就同道中人了啊!

兰采薇也是目瞪口呆了,她完全没想到居然真的会有人跟师姐一个调性的!她看了看鱼木,心想,那个姑娘该不会就是他的妹妹吧。

“好耶前辈!”叶扶摇欢呼一声。

“别叫我前辈。”

“那叫什么?”

“公子。”

“公子姓名呢?总得带个姓吧。”

“叶……堂!”

“我也姓叶!”叶扶摇又找到一个共同点,更是开心了。

叶抚笑了笑,想着她开心的地方真特殊。

“我叫,叶扶摇。”叶扶摇说道。

“嗯……好名字。”

“诶……”叶扶摇稍稍有些失望,她以为叶抚可能听过自己的名字。

倒是后面的鱼木顿了顿。她是的的确确知道叶扶摇这个名字的,毕竟柯寿那《长气三千里》是传遍了整座天下的。叶扶摇的名字就在里面。

她又想到叶扶摇可以轻松地控制住小白,很有可能真的是那个叶扶摇。

“怎么,你看上去很失望。”叶抚说。

叶扶摇歪了歪头,“我以为公子听过我的名字呢。看来,我果然想多了。”

叶抚的确听过,也知道她就是那个叶扶摇。他笑了笑,“听过跟没听过有区别吗?”

叶扶摇想了想,“也是哦。”

“我只认识眼前的叶扶摇,不认识传闻中的叶扶摇。”叶抚轻声道。

“公子境界很高啊!”叶扶摇笑着说。

“有多高?”

叶扶摇抬手比着自己的身高对过去,对到叶抚下腰,然后笑着说:“比我高。”

“呵呵。”叶抚笑笑没说话。

“那就说好咯,我们一起走。”

“你是冲着她来的吧。”叶抚看了看鱼木。

叶扶摇老实点头,“嗯,她很讨人喜欢呢。”

“你这么说,当心我误会哦。”

“公子那么高,肯定不会误会的。”叶扶摇顺目笑道。

叶抚笑着摇摇头,他轻轻扯了扯缰绳,小红便缓步向前。叶扶摇回头喊道:“采薇,快跟上!”

兰采薇对师姐这跳脱的行为实在感到无奈,叹了口气,跟上去。她走到小白旁边便放缓步伐,望着鱼木说:“我师姐人就这样,希望没有吓到你才是。”

鱼木觉得自己骑在马上跟人说话不太好,就翻身下马,牵着小白同兰采薇并肩,“倒不至于。她其实并没有伤到小白,而且给我感觉很……有趣,长得也出奇的漂亮。”

“美则美矣,性格太恶劣了。”兰采薇不想提师姐的丑事,呼出口气说:“我叫兰采薇,你呢?”

“鱼木。鱼儿的鱼,草木的木。”

“水中游鱼,地上草木。名字很特别呢。”

“也没什么特别的。”鱼木笑了笑。

兰采薇望着叶扶摇和叶抚的背影。她目光久久落在叶抚背上。

“你在看什么?”鱼木注意到兰采薇的目光。

“没什么。”

兰采薇说不出来这种感觉,不知为何,她几乎是出于本能地对叶抚很好奇。但仔细想了想,又对这份好奇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他们聊得很开心呢……”鱼木嘀咕一声。

“我师姐是这样的,跟个笨蛋一样。”兰采薇说起来就觉得恼火。她提醒道:“对了,要是她莫名地对你很亲近,时不时想跟你接触的话,甚至说想认你当妹妹的话,你一定告诉我!”

“诶,为什么?”

“她……”兰采薇不好说自己师姐如何如何恶劣,总觉得这样对师姐太不好了,“我说不清楚,你记住我的话就是了。”她也不想师姐被别人当做奇怪的人。

“……好吧。”虽然不明白这对师姐妹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想着公子既然答应她们同行,总该不会有大问题。

鱼木的性格还是擅长打开话题的,走着走着便跟兰采薇聊了起来。鱼木比之兰采薇大不了多少岁,所以聊得还是挺投机的。

至于叶抚和叶扶摇这边。

叶扶摇本是冲着鱼木来的,但接触到叶抚后,发觉叶抚比之鱼木更加神秘,像是如何都看不透的深海。她想从叶抚这座深海里钓起鱼来。

“公子为何来武道碑这里?”叶扶摇问。

“路过,就来了。”

“真是随性呢。我也想像公子一样。”

叶抚看了看她,“你不是很随性了吗?”

“诶,被看出来了,嘿嘿。”叶扶摇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远方的夕阳已经彻底沉下去了,天上只有月亮与星辰照耀。

“兰采薇,你知道她原来叫什么吗?”叶抚忽然问。

他看着前面,声音很平淡,没有多余的语气。

叶扶摇陡然一惊,“公子认识她?”

“她原来叫胡兰。”叶抚语气不变,姿势也不变。

叶扶摇看不到他的神情,但心里止不住的好奇,好奇,好奇,好奇!她没有哪一刻这么想知道叶抚这个人,到底是谁。

叶抚继续道:“她以前是我的学生。”

叶扶摇下意识往后看去。

“放心,她们听不到,这是我跟你的对话。”

叶扶摇神情也认真起来了,“那公子为什么,不跟她相认?”

“她现在很开心,我希望她多开心一会儿。”叶抚声音很清淡。

“或许,她恢复记忆后,会更开心……”叶扶摇语气有些低沉。

“你知道她以后会面对什么。”这不是疑问句。

叶扶摇也知道公子不是在问自己,而是在陈述事实。她真的知道。所以,她很想知道公子为什么知道自己知道。

“她很久没有像这样,轻松,快乐过了。”叶抚语气终于还是变得有些低落,“我希望,她能有更多快乐的回忆。”

“公子为什么不亲自给她快乐的回忆呢?”叶扶摇问。

“自然而然的快乐,永远比人为创造的好。”

“那,她为什么会失忆?”

“你关心她的话,就自己去探究吧。”叶抚看着叶扶摇。

叶扶摇知道,公子的意思是让自己多陪伴着她。

“嗯,我会的。”

“谢谢你,愿意爱她。”

叶扶摇开心地笑了起来,“我会一直爱她的!”

“这可太承重了,你不必强迫自己这般。”

“没关系的,区区一座天下而已,哪有师妹重要,对吧?”

“哈哈,你真有意思。”

“公子难道不是这样吗?”

“是是是,区区一座天下而已。”

“总感觉公子比我说的有底气。”

“不至于,说大话谁不会,对吧。”

叶扶摇眯眼笑了起来,“直觉告诉我,公子没有说大话。”

“直觉告诉我,你想知道我是谁。”

“猜对了!”

“我不告诉你。”

“你给我说,我还不敢听呢!”

“呵呵。”叶抚轻笑着。

“说起来,公子,你知道曲红绡吗?”

“知道啊,她是胡兰的大师姐。”

“诶!”叶扶摇惊道,“难不成也是你的学生吗!”

“嗯,很意外?”

“我真是的……没想到啊,我的两个妹妹居然都是公子的学生!”

叶抚怪异地看了她一眼,“从我这儿拐妹妹?”

“没有没有!她们心甘情愿的!”叶扶摇仰起头大声说。

叶抚没跟她计较,“算了。”

“红绡在哪里?”叶扶摇问,“她肯定没有死,一定的!”

“你知道?”

“嗯,我梦到过她。”

“人死了会托梦的嘛。”

“不!不是托梦!还有公子你说的太没人情味儿了吧,红绡可是你的学生啊!你怎么能说她死了!”叶扶摇反驳道。

“她的确是死了。”叶抚说,“一个合体境界的修士,借了胡兰一剑,然后抽空天下灵气一瞬,强开命门,透支命格大运,你觉得还能活下来吗?”

“别人不能,她一定能!”

“看来你很了解她啊。”叶抚笑了笑。他只是吓一吓她,但她并没有被吓住。

“天上星辰不绝,天下万物不衰,她就永远都不会死去。”

“你懂太多了。”

“公子肯定也知道这些。”

叶抚看着她说,“那你去把她找回来。”

“她在哪儿?”

“浊天下。”

叶扶摇眼泛光彩,“我一定会去的!”

“其实不用你去,她自己会回来。”

“不,我一定要去,等她自己回来,那回来的就不是她了。”

“你真是懂太多了。”

叶扶摇笑道,“没办法,生而知之的嘛。”

“这么大个秘密,就这么告诉我了?”

“不用我说,公子你也知道。”

“你知道?”

“直觉。”

“直觉不一定准的。”

“我的直觉一定是准的。”

“你太自信了,自信过头会出错的。”

“我不会出错。”

叶抚静静地看着叶扶摇。

叶扶摇亦静静地看着叶抚。

“直觉有没有告诉你,我不叫叶堂?”叶抚笑问。

“诶,这个没有。”

“你看,这不是就出错了吗?”

“公子你这是耍赖啊!”

“哈哈,你就用你的直觉好好猜一猜,我到底是谁吧。”叶抚笑了几声,催着马儿向前。

直觉告诉叶扶摇,公子并不在她的直觉之中。

生而知天下事,但不知公子。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